皮皮书 > 名门医女 > 63 不堪一击
  “没想到,杨氏看起来好相处,却是个没主见的!白费了我这么多力气!”回到客栈中,岳如烟便卸下了脸上的虚假面具,恢复了孤傲冷艳的本性。舒悫鹉琻

  洛怀疆对她去侯府一事,本就不怎么乐见其成,如今见她碰了壁,正好称了他的心。“何必委屈自己去与那些人周旋?若是想要出掉水,吩咐阿大阿二一声便是了…”

  杀人对他来说,简直易如反掌。

  这般的弯弯绕绕,着实叫人有些难以理解。

  岳如烟却是冷笑一声,道:“你以为手握重兵的镇北侯,岂是那么容易对付的?即便他此刻不在府里,但隐藏在暗处的高手不知道有多少。阿大阿二的功夫的确是不错,可是跟那些死士比起来,却还差了些。”

  阿大阿二站在洛怀疆的身后,听了岳如烟的话身子猛地一僵,拳头也别的嘎嘣直响。这个女人是活得不耐烦了吧,竟然敢如此诋毁他们!她还真以为自己是皇子妃了么?!

  故意忽略了这两个侍卫的不爽表情,岳如烟依旧是那傲慢的口气,说道:“若是不服,尽可以去试试。别怪我没提醒你们,一旦失手,那可是生不如死的下场。”

  阿大阿二哼了一声,将头撇向一边。

  你叫我们去,我们就去?当我们是你的使唤丫头呢!叫我们去,我们就偏偏不去。

  见他们俩没了意见,岳如烟才又继续说道:“洛公子来京城的事,怕是皇帝早就知道了。不如早些进宫觐见,免得落下什么把柄。”

  她的仪态优雅,语速不紧不慢,似乎早就猜到了他的身份。

  洛怀疆眨了眨眼,神色并没有多少的变化,道:“哦?看来,你早就知道我是谁了。”

  “洛字一姓在大周并不少见,只是公子的穿着并非大周人士,又习惯食生肉,所以就不难猜了。”岳如烟不愧是原先的朱雀堂堂主,在察言观色上很是厉害。

  洛怀疆怔了怔,没想到这个女子不但有着一张美丽的面孔,还有着一颗玲珑心。眼底流过一丝激赏,面上却毫不显山露水。“岳姑娘不但是人美,这观察力也不弱。既然猜到了我的身份,那是否可以如实告知你的底细?”

  他心里虽然有无数的猜测,知道她与镇北侯卢少棠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但他仍旧看不破一些谜团,需要她自己来解答。

  岳如烟有些暗暗得意。她演戏的功夫果然是日益精进了,连堂堂的大秦皇子都能骗过去,可见想要斗倒一个区区的名门闺秀自然是不在话下。

  她得不到的,别人也别想得到!

  可是在毁掉那个冷心冷情的人之前,她一定要先会一会那个女人。想要看看她究竟是何等模样,能够将卢少棠迷得神魂颠倒,对她不屑一顾。

  看着她那志在必得的神情,洛怀疆心中不由得隐隐感到可惜。这么美的女人,却是这样一副心肠,着实是太过可惜了!

  十日后,侯府的马车终于来到了皇城脚下。

  “总算是回来了…”侍书揉了揉泛酸的腰,伸了伸懒腰道。

  从城门到侯府,还有半个多时辰的路程。眼看着都要过了晌午了,侍书便三步并作两步的来到主子的马车跟前,试探的问道:“少夫人,时辰不早了,前面便是偷香楼,是否用过膳了再回府?”

  偷香楼是京城有名的酒楼,据说曾经有人闻到饭菜香而偷偷摸进酒楼里偷吃食,可见这酒楼的饭菜是如何的色香味俱全。

  裴瑾对这家远近驰名的酒楼早就向往已久,如今路过此地,自然是不想错过的。于是转过头来,征询卢少棠的意见。“爷觉得呢?”

  “那就先用膳。”他倒是从善如流。

  好男人准则:老婆的话要听从!

  裴瑾满意的笑了,吩咐将马车赶向偷香楼方向。

  正是生意最红火的时候,偷香楼里头可谓是人满为患。不少的人还在门口排起了长队,只为品尝一道里头的美味佳肴。

  侯府的马车在门口停下的时候,自然是引来了无数人的围观。

  “镇北侯府的马车,难道说里头会是新任镇北侯?”

  “我听说镇北侯携同夫人南下祭祖,想必里头坐的应该是侯爷和侯夫人吧?”

  “侯夫人?就是那位皇上赐婚的端敏郡主?”

  “难得见到这样的人物,一定要好好瞧瞧…”

  在老百姓兴奋的议论声当中,卢少棠率先撩起身上的袍子,从马车上一跃而下。其翩翩风采,不知令多少的男人艳羡,令多少的少女放心大乱。然而这样俊逸挺拔的男子,却是侧过身去,亲自执起一只纤纤玉手,搀扶着一位穿着百蝶戏花图案撒花烟罗裙的雍容女子从马车上走下来。

  大周民风比较开放,故而女子上街也不用戴着厚厚的面纱或者是毡帽。裴瑾一直极少在人前露面,故而成为了人们关注的焦点。

  二楼靠窗的一对男女注意到楼下的动静,不由得将视线移到了马车旁边那一对天造地设的璧人身上。

  “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洛怀疆不着痕迹的打量了对面的女子一眼,眼底满是兴味的神情。

  遇到了老熟人,她是否能够继续镇定自若呢?

  岳如烟早在那两人出现的时候,身子就僵住不动了。尽管已是极力的克制着激动的情绪,但那紧握的手掌和微微起伏的胸膛,却是泄露了她的心思。

  刚才那淡淡的一瞥,犹如钢针扎在心上一样,让她那颗故作坚强的心变得千疮百孔。他竟然当着那么多人的面,露出那样温柔而又优雅的笑容来。而在她的面前,他一直都是不苟言笑,冷着一张脸,连一个笑容都吝啬的不肯施舍。

  果然还是对着的人不同么?

  那一位也不过是普通姿色,并没有什么惊艳之处嘛。除了一个郡主的身份是她比不上的,但在其他方面,她还是胜的绰绰有余的。

  这样想着,岳如烟顿时昂着下巴,充满了斗志。

  洛怀疆看着她那高高昂起的头颅,不由得垂下眼帘弯起了嘴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